都市花语- 第一百七十八章 萝莉被抓了

乱伦小说   2021-05-15   加入收藏夹

  “兄弟们,与其让他一个个的把我们击杀,还不如大家冲出去和他拼了。”郑副坛主被云逍的枪法给震住了,有些失去控制了。

  “对,大家一起上,乱枪杀了他。”古凌也高声大呼,他显得有些激动了,别人还没冲呢,他自己一个人却先跳了出来。

  云逍冷冷一笑:先不杀你,你们不出来,我还不知道该如何屠杀你们,既然你们出来了,那就好办了。

  “冲啊。”古凌大吼着,微型冲锋枪对着云逍藏身的地方就是一阵扫射。

  “好了,你的价值完了,该去死了。”云逍冷冷一笑,咻,飞刀划破空间,神奇的出现在古凌的跟前。飞刀刚射出,云逍果断的转移藏身地,再在哪儿呆下去,必死无疑。

  “啊。。。”古凌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,整个人仰天倒地,脖子处,一个血洞正疯狂的往外喷血。飞刀穿透古凌的脖子,带着余威,朵的一声钉在他刚刚藏身的树后。

  郑副坛主大吃一惊,此人好大的手劲啊:“大家不要慌,一起冲。”

  在人群后面,三个年龄大约在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对视一眼,彼此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大了震惊,此人,不可小觑啊。三人已经知道消息,三大杀神之一的笑面虎被杀。在见识到云逍飞刀绝技之前,三人还在心中暗自不屑,认为是三大杀神老了,身手退步了。可是现在见识到云逍的飞刀绝技后,三人知道,笑面虎被杀,多半不是什么三大杀神的身手退步了,而是对手真的太厉害了。

  “冲啊。。。。”郑副坛主大吼一声,微冲对着云逍先前藏身的地方不停顿的射击,可是,那儿没有半点反应。

  跟在郑副坛主身后的洪门成员也愣住了,难道人不在那儿?不然没道理啊,这么多人对着一个地方射击,别说那是木头,那就是钢柱也给射穿了。

  郑副坛主好像想起了什么,他大吼一声:“大叫小心,对方已经不在那儿了。”

  “迟了!”云逍冷笑一声,身体奇迹般的从天而降,落到洪门成员中间。

  “哒哒哒。。。。”子弹发出时的爆破声。

  “啊啊啊。。。”洪门弟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成一片。小树林瞬间变成了炼狱,一条条生命在子弹的穿透声中丧去。

  很快,云逍手中微冲的子弹便打完了,接下来则是肉搏。是肉搏,是枪战,一切都是云逍说了算,他在人群中间,洪门得人根本不敢开枪,这让他们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。云逍的一阵扫射,洪门成员,瞬间少了十几个,现在剩下来的人不足三十人。

  看到云逍终于扔下枪,准备进行肉搏,原本两色苍白的郑副坛主一下子来了精神,现在你没枪了,几十个人围攻你一个,还怕杀不死你吗?

  “兄弟们,他没子弹了,大家一起上啊,为我们死去的弟兄报仇。”

  “报仇,报仇!”

  被压着打了半天的洪门成员终于有机会反击了,他们一个个都非常的愤怒激动,刷刷从腰间取出一把把闪着寒光的砍刀,呼啸着向云逍冲去。

  云逍冷冷一笑:“和我拼刀?找死!”话音未落,一个洪门成员已经怒吼着冲到他的跟前,准备一刀削下他的脑袋。

  云逍自然不会让他如愿,只见他身体微微向后一退,避过看向自己脖子的长刀,紧接着他向前一步,伸手抓住来人的手腕,用力一扭,咔嚓,一声脆响,来人手中的长刀再也拿捏不住往地上掉去。云逍大手一捞,长刀刀柄精准的落到他的手中。

  “啊。。”这个时候该洪门子弟才有时间叫出声来,可惜,他刚出声,一道寒光闪过,他的脑袋就像足球一样滚落在地,还站立着的身体鲜血狂涌,然后砰的一下倒在地上。

  干掉第一个之后,云逍得理不饶人,手中长刀上下翻飞,所过之处,带起一片腥风血雨。云逍就像一个杀神一样,全身被敌人的鲜血给染红了,残肢断臂到处都是。十来分钟后,战斗结束,云逍提着长刀,一步步的像已经完全痴呆了的郑副坛主走去,眼中全是疯狂的杀意,他已经有些失控了。

  郑副坛主倒也硬气,他寸步不让的和云逍对视着:“你,你究竟是谁?青帮之中,除了夜修罗有你这样的手段和杀气之外,其他人全都退休了。”

  云逍残忍一笑:“你别管我是谁,原本我想安安静静的离开,可惜,你们不给我机会。那么,你们就去死吧。”

  郑副坛主深吸一口气,举起手中的长刀就要和云逍拼命,就在这时,一个平静的声音从不远处响了起来:“住手吧。”

  云逍停下脚步,转身看去,紧接着他心中苦笑,怎么忘了还有一个小萝莉呢。

  没错,此时上官婷儿正被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抱在手里,在她的脑袋上还抵着一把手枪。男子的身边还有两个和他年龄差不过的中年男人,三人气势如虹,杀气凌厉,显然,他们都是高手。

  “咯咯,大叔,这下,你有麻烦了。”上官婷儿毫不在意顶在脑袋上的手枪,咯咯娇笑道。

  云逍翻翻白眼:“是啊,这下不仅是我有麻烦了,你也有麻烦了。哎,你这个小惹祸精。”

  上官婷儿可爱的吐吐小舌头:“大叔,你可不能怪我,我也不想啊,我都是乖乖的坐在树上的,谁知道这个家伙居然就发现我了,然后就把我给抓来了。”

  云逍微微一笑:“恩,我知道,你躲在树上,对于躺在地上的这帮脓包来说,或许发现不了,可是对于高手来说,你和站在他们面前没什么区别。”

  “恩,大叔,那你不怪我就好。”上官婷儿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拍拍高耸的乳房。

  云逍无奈一笑,不再和她胡扯,把目光转移到那三个中年人身上:“好吧,你们赢了,说吧,要我怎样,你们才肯放过她。”

  “哈哈,听你的声音,你的年龄应该不大。小子,你给我们的意外非常的大啊。原本我们还以为,凭我们三人的身手,想拿下你,轻而易举。没想到,我们看你杀人是越看越惊啊,到最后我们不得不使用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办法来对付你。”抱着上官婷儿的中年男子哈哈笑道。

  “哈哈,你们也不差啊,攻敌之至弱,你们知道我的弱点是她,所以你们绑架了她。虽说手段卑鄙了些,不过,你们的办法的确是最好的。”云逍赞叹道。

  “哈哈,是啊。现在,就让我们来谈谈条件吧。”中年男人笑道。

  “ok,你说吧,我听着。”云逍用手指扣扣耳朵,示意自己洗耳恭听。

  “别动,哈哈,对付像你这样的绝顶高手,我们可要万分的小心啊,因为你的任何一个不起眼的小动作都有可能让我们命丧当场。”

  云逍哑然失笑:“哎,看来,今晚我是遇到对手了。说吧,你要我怎样?”

  “简单,放下你手中的刀是必然的了。”抱着上官婷儿的中年男人笑道。

  “没问题。”云逍非常爽快的把手中的长刀一下子向后扔去。郑副坛主也倒霉,他站的位置刚好是云逍扔刀的方向,长刀毫不阻碍的穿过他的胸膛。

  郑副坛主一脸的不甘心,眼睛瞪得大大,死也不瞑目。云逍真的是失手杀人吗?这个问题要问他自己了。

  “你。。。”中年男人大怒:“小子,你别挑战我的极限。”

  “老兄,你也别挑战我的极限,是你让我扔刀的。是他不小心,刚好撞到我的刀上,死了活该。”云逍耸耸肩,一副我非常无辜的模样。

  “是吗?”用枪指着上官婷儿脑袋的中年人冷冷一笑,枪口向下移动,砰,子弹擦着上官婷儿的裤子而过,她虽然没受伤,但也被吓得惊呼出声,说到底,她终究还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。

  “你信不信,下次我会让这个小姑娘终身残废。”中年男人残忍笑道。

  云逍全身杀气像怒涛一样汹涌澎湃的向中年男人压去:“你敢伤她一根毫毛,我让你做鬼够后悔。”

  “是吗?看得出来,你很在乎她,这就好办了,把你身上的飞刀全都拿出来吧,一把不准剩,否则,我就在这个小姑娘的身上打一枪。”

  “给你十个胆子,你也不敢。”云逍冷漠的说道。

  “你别挑战我的忍耐性,我们都是混黑道的,脑袋早已经别在了腰间,死对我们来说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中年男人冷笑道:“刘华,你过去搜他的身,他如果敢玩什么花样,老子直接毙了这个小姑娘。”

  “好的,向大哥。”向大哥就是抱着上官婷儿的中年人。

  叫刘华的中年男人一脸严肃的向云逍走过去,他不敢大意,因为他深深的知道,眼前这个家伙的恐怖,他绝对有那个实力在一瞬间解决自己三人。

  “等等。”云逍突然说道。

  “怎么?”向大哥用枪顶了上官婷儿的脑袋一下,脸上全是冷漠,他真的敢开枪。

  “哼,你们把我的武器全都搜走了,你们不放人怎么办?”云逍冷笑道。

  “放人?哈哈,我想门主会希望看到上官雄亲自来北京领走自己的女儿的。”向大哥得意笑道:“至于你嘛,这我可就做不了主了。”

  云逍笑道:“这么说来,无论我放不放下武器,你们都不会放过我们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向大哥很爽快的点点头。

  “那我为什么要放下武器呢,呵呵,我把你们全杀了,我照样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。”云逍笑道。

  “对,你说的没错,你可以不放下武器,然后把我们全都杀了,不过,我敢保证,这个小姑娘一定会在我们三兄弟死之前先走上黄泉路。哼,你放下武器,这个小姑娘可以活,然后等着她的爸爸亲自来北方接她回去。我们大家都可以活,我想,门主也不愿意和你这样的高手结怨。你不放下武器,今晚只有你一个人能够活着离开。我们死了无所谓,反正我们杀人无数,作恶多端,死了,那是报应,课这个小姑娘不同,她才十几岁。而且,你看看她的模样,长大了一定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绝代红颜,死了多可惜。”向大哥很有当说客的潜质。

  云逍非常赞同的点点头:“你说的很对,所以,我决定放下武器,你们带我回去之后,说不定你们的门主还会看上我,让我做一个堂主什么的。”

  “只要你有那个本事,没有什么不可能。”向大哥冷哼道:“现在,你可以放下你身上的武器了,刘华,上去搜。”

  “不用了,我自己拿出来就可以了。”云逍把手身手背后,三把飞刀出现在他的手中。

  “逍哥哥,不要,他们会杀了你的。”上官婷儿大急,她很聪明,知道什么洪门门主会看上云逍这些鬼话完全是骗人的。不说其他,这忠诚度就非常的有问题,你说洪道会留一个不定时的炸弹在身边吗?

  “哟,小姑娘还挺长情的嘛,怎么,不想让你的情郎救你了?哦,说错了,你才十二岁,还没有情郎。”向大哥嘿嘿笑道。

  “呸,你女儿才没有情郎呢,哼,长得像丑八怪一样,都没有人要。”上官婷儿啐了向大哥一口,不屑的骂道。

  向大哥好歹是一个成名人物,他自然不会和上官婷儿这种小丫头计较,他头微微一偏,脖子微微的偏离了上官婷儿的身体,同时,他手中的枪口也脱离了上官婷儿的太阳穴。

  这个微小的不能再微小的错误,却彻底的断送了三人的生命。

  “小心!”站在向大哥身后的中年男子大吼一声,刚想冲上来替他挡刀,可惜,迟了一些,他的身体还没动,有一把飞刀已经来到他的眼前,如果他不躲闪的话,死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