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家有儿女之成为刘星-第一部 第019章 表白和借钱的胡一统

乱伦小说   2021-05-15   加入收藏夹

  这一天,刘星正在小雪屋里,给小雪复习功课。自从小雪叫了刘梅老妈之后,家里是一片和睦,大家都生活在快乐平静的日子里,可高兴了。

  而刘星的诛仙也在网上卖的超好,如今写到了滴血洞中,点击率已经超过了五十万,刘星的稿费也水涨船高,这个月居然可以拿到一万五千块钱,并且还有上涨的趋势,这不能不让刘星感到很高兴。

  此时,刘星给小雪讲着一道物理题。

  “你看看,这道题你换个角度思考,用阿基米德定律来……”

  刘星指着书上的题目滔滔不觉地讲着,小雪也是甜蜜蜜地听着,二人之间的距离不禁十分相近,就在这个时候,小雪不小心将刘星的钢笔擦弄到了地上。

  “对不起,我捡起来!”

  小雪抱歉地弯下身捡港币擦。

  此时还是夏天,小雪身上就穿着一件T恤衫,这一弯下身,衣衫和领口分开,中间的中空部分,连同小雪那还在发育的小乳房的小奶头,刘星都看见,刘星登时感觉身子有些热,忍不住一把搂住了小雪。

  小雪眼见刘星忽然一把搂住自己,不禁一惊,接着俏脸一红,微微挣扎了两下,然后低声道:“不要这样啊……刘星,我是你姐……”

  “但不是亲的,是吗?”刘星柔声道,“而且上次,我们不是很亲密吗?”

  小雪一想到上次的事情,不禁玉脸更红,轻轻推着刘星,低声道:“可是,人家不是你的女朋友啊……”

  “如果,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呢?”

  刘星忽然一脸炙热地看着小雪。

  “什么?我……你……”

  小雪一听这话,不禁呆住了,心道,这能算是表白吗?心中不禁砰砰直跳。

  可是下一秒,小雪还是用力推开刘星,低声道:“咱们还小,现在重要的事情是学习……就算……就算要我做你的女朋友,你……你也要人家考虑考虑嘛……”

  “好好好!那好!我不逼你,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,但是小雪,我要告诉你,我是真的喜欢你,你这辈子,只会是我的女人!”刘星嬉笑道。

  小雪红着脸,没有说什么。

  下午,刘星的亲爸,胡一统来了。

  说实在了,刘星对这个亲爸还是比较喜欢的,胡一统虽然没什么本事,人也不帅,但他对刘星是真心的,是绝对把他当成生命中的第一,所以刘星自然是很热情地欢迎他。

  “儿子,在这里过得还习惯吧?”胡一统笑道。

  “当然习惯了,在这里过得很好……妈,您来了?”

  刘星说到一半,看到刘梅出来了,赶忙打招呼道。

  刘梅对着刘星挥了挥手,刘星赶忙回屋。

  “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?”刘梅开门见山地问。

  胡一统又一阵窘迫,结结巴巴地说:“我现在手头儿上有点周转不开……想跟你借一万块钱,我一定尽快还。”

  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。

  “我现在有了这个新家了,有困难你还是想别的办法吧!”刘梅拒绝得倒也直截了当。

  胡一统面红耳赤地说:“过去咱们夫妻一场,跟别人借,我张不开嘴,只有跟你……”

  “得啦,”刘梅立刻打断他,“这里不是你的家,我丈夫和孩子们都在自己屋里呢。”

  胡一统急了,嚷嚷起来:“我有权来这找我的前妻和儿子!怎么,犯法啦?!”真是蛮不讲理!刘梅恼怒不已。

  “我不跟你说了,你走吧。”刘梅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。

  胡一统蛮横地说:“我就不走!”

  “那行,你不走我走。”

  刘梅言毕,头也不回就去了卧室。

  胡一统被孤伶伶地丢在客厅,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,既沮丧又难过。

  这个时候,刘星出来,很同情地走到胡一统身边,说道:“爸,你那个没事儿吧……”

  突然间,夏家主人夏东海从卧室出来了,对着刘星说道:“那个……刘星,你先回屋,我跟你爸说会儿话!”

  “那个……算了,我……我走了。”

  胡一统一见夏东海,立刻蔫下脑袋,准备告辞。

  夏东海急了,拉住他:“才刚来,怎么就要走呢?”

  “因为……她……走了。”胡一统懊恼地说。

  夏东海扑味一笑:“她走了还有我在呀!更何况还有刘星!”

  就是因为你在我才要走!胡一统心想,但是这话自然不会说出来,只好重新坐下来。

  夏东海瞧着胡一统的神情,开门见山地问:“无事不登三宝殷,你这次来一定是有什么困难吧?”胡一统一怔,心想果然是夫妻俩,说话都是那么直截了当的。他迟疑不决地点点头。

  刘星代替他说道:“我爸他周转不灵,想找你们借钱!”

  “刘星你少开口!”胡一统叫道,接着说道,“……是的”

  夏东海心领神会,从兜里掏出一张存折来,递给他:“里边的钱应该够你用的了。”

  刘星一听,不禁一喜,心道看起来自己老爸也算仗义,居然如此帮助自己妻子的前夫,值得表扬。

  胡一统愣住了,犹像着,要接不敢接的样子。

  夏东海体贴地说:“谁都有手头紧的时候,拿着吧。”

  胡一统一咬牙,接了过来,郑重其事地承诺:“谢谢你,我会尽快还的!”

  “没关系,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再说。”夏东海大方地说。

  借完钱后,夏东海从餐桌上拿过酒瓶、酒杯和下酒菜,和胡一统举杯对喝起来。

  两个男人喝着聊着,不知不觉都已有几分醉意。

  突然,胡一统醉意朦胧地说:“老夏……你这戏导得不错呀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夏东海一下酒醒了几分。

  胡一统凭着醉意,直接地说:“不是什么大戏,也就是一出双簧。”

  “双簧?”夏东海可糊涂了。

  “对呀……一个在前边演,一个在后边说。”

  “什么?”夏东海不理解刘星算是听明白了,赶忙说道“老爸,老爸是说你们一个唱白脸儿,一个唱红脸儿……喂喂,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啊(谁让你有两个老爸啊)”

  夏东海这才恍然大悟,气恼极了,悻悻说道:“好,那你把存折拿回来吧!”“你瞧……让我说中了吧?”胡一统沮丧地说。

  刘星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老爸,老爸不是这个意思……不是,我是说我现在的老爸没这个意思!”

  “行了,刘星,你别说了!”

  夏东海叹口气,大人不记小人过,耐着性子向他解释:“老胡你想多啦。梅梅说的话代表她,我请你喝酒代表我,这里绝没有编排的意思。”

  “别把我当傻子……”

  胡一统却不领情,继续说着胡话,“先下逐客令,再给个甜枣儿,打一巴掌揉三揉……你们俩合着伙儿这么把钱给我,我还真不能要了!”胡一统越说越气愤,遂把存折拍在桌上。

  “你这叫防卫过当。”夏东海叹息。

  “你们这叫两人双簧耍我”

  两人双簧耍你?“你!”夏东海真的生气了,怒目圆睁。

  “我怎么啦?”胡一统也怒目圆睁。

  一时间,夏家的客厅里充满火药味儿!“喂喂!两位爸爸,君子动口不动手!还是喝酒吧!”

  刘星劝道、“对!君子动口不动手!喝酒!”

  夏东海和胡一统不停瞪眼,却同时不停对喝。两人越来越凶,也越来越醉。

  夏东海一边喝酒,一边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老胡,你这种心态来源于……自卑。”

  刘星低声道:“也是啊,见到比自己好的难免自卑!”

  胡一统一下子像被什么刺到似的,恶狠狠地将酒杯摔在地上:“你才自卑呢!还有,刘星你这小子,我可是你亲爸,现在你是有了后爹忘亲爹啊?不带这样的,这亲爸可是不能退货的!”

  “哎,刘星,你先回房去,别说了!还有,老胡你干吗摔酒杯呀?”夏东海叫道,刘星则是识趣地回房了。

  “我还摔酒瓶呢!”胡一统高举着酒瓶。

  夏东海急了,赶忙抢下酒瓶,按着他坐下。

  胡一统又站起来,又恶狠狠地说:“虽然你给我存折,给我酒喝,但士可杀不可辱!我胡一统绝不食啄来之食!”说罢,他一把将存折扔在夏东海脸上。

  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!夏东海气急败坏的,差点没冲上去跟他拼命。

  突然,外面冷不防传来刘星的呐喊:“别打!别打!要打的话,可是对我们孩子的反面教材!”

  夏东海、胡一统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却见刘星又走了出来,一脸严肃地看着二人。

  夏东海在孩子面前感到不好意思,将早已扬起的手改为搭在胡一统肩上:“来来,喝酒喝酒!”胡一统也尴尬不已,只得接过酒杯。

  刘星长叹一声,走到胡一统面前,问道:“采访一下,您刚才摔存折时是怎么想的?”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胡一统低下头搓搓手,非常不好意思。

  夏东海见状,走过来替他解围:“刘星,去,去别的地方找采访素材吧!我要跟老胡说点正经事儿!”

  刘星淡淡一笑,缓缓离开……

  胡一统似乎也明白过来了。他有点内疚,垂下头对夏东海说:“对不起,看来我真是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”

  明白就好!夏东海有点哭笑不得。

  正在此时,刘梅从卧室走出来,见到胡一统,她不禁一愣:“你还没走啊?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你们家老夏可真是一好人,你算找对人了。”胡一统前言不搭后语地说。

  夏刘梅没好气:“得得,他是什么样的人用不着你介绍。”

  忽然她一眼看见了桌上的存折,立即明白了一切。

  “梅梅,这……”

  夏东海尴尬极了,却又张口结舌,不知道如何解释。

  刘梅倒也宽宏大度。她叹口气,对胡一统说:“既然夏东海把存折给你了,我也不能让他拿回来。所以你写个借条吧。”

  写个借条?胡一统急了:“你又拿我……”

  “拿你什么呀?”

  “当外人儿!”

  “你本来就是外人儿呀!”刘梅毫不相让地说。

  胡一统完全没有办法了,只得拿起桌上的纸笔写起借条来。

  最后,胡一统写好了欠条,又和刘星说了会儿话,这才离开。